——记移民搬迁 温暖的家

温暖的家

到远方去

把那里认作新的故乡

宽敞的房屋晾晒月光

黄色墙壁仿佛某种靠近阳光的花束

想起那座陈旧土楼,童年的土楼

它让生活站立起来

又在风中摇晃

土地日渐贫瘠,在陡坡上

恍惚人间是倾斜的

短暂避雨,直面下落的箭矢

与牛羊生活在同一个屋子

它们在隔壁呼吸,像遥远亲人

要有一间新屋子了你大概会喜欢

可以装饰它

像梦中一样只是它不会再摇晃

也不会漏下泥土,在暴雨中落下

令人心碎的泪滴

属于金沙江的要归还金沙江

要拥有新的故乡了

把一个陌生的地方变成子孙后代的家乡

曾经那座土楼会在某日坍塌

而我们要继续种植辣椒和西红柿

在没有冬天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