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登记、轻婚宴 成都人的婚礼正由奢入“简”

因“5·20”谐音“我爱你”,每年5月20日都是举办婚礼的高峰期。但对于部分即将步入婚姻的新人而言,婚礼却是甜蜜中夹杂着苦涩。

天价彩礼、恶俗婚闹、人情攀比、铺张浪费、大操大办……近年来,一些地方婚嫁中出现的陋习屡见不鲜,让许多年轻人对“定价高昂”的婚姻望而生畏。

2019年和2021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两次对高价彩礼问题进行点名,强调要加强对不良风气的治理。去年4月,民政部推出第一批15家全国婚俗改革实验区,成都市武侯区名列其中;去年7月,成都市锦江区入选四川省婚俗改革实验区。两个实验区都肩负着破除婚俗陋习、倡导文明婚俗的任务,开展有益探索,重新定义“婚事新办”。

在业内人士看来,婚俗改革难在其属于私人领域,公共部门如何介入、引导并改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成都将刚性要求和柔性引导相结合,深扎社区,通过试点、营造、宣传、倡导等方式,进行可行探索,让市民看到了更为健康积极的婚姻家庭生活。

新观念

多重婚俗主题活动

公园式婚姻登记让“扯证”有了更多美好回忆

成都本地婚俗是轻彩礼嫁妆,重婚宴摆席。婚宴是婚礼的普遍形式,也是展现排面的终极舞台。许多新人头疼地发现,婚宴的开销不仅涉及到菜品、烟酒、喜糖,还有婚车、婚戒、婚纱、西装,甚至连化妆间和舞台效果都需要单独付费。

“简直是滚雪球式地花钱,一个阶段结束还有下一个阶段。”已经结婚的市民周月吐槽,忙前忙后几个月,让人身心俱疲。

成都香格里拉酒店拥有成都市中心最大的宴会厅,超过2000平方米的场地是豪华婚礼的选择。该酒店市场部相关负责人透露,过去酒店所承办的婚宴多呈现“大型+豪华”的特点,席开80桌到100桌,每桌均价5000~8000元不等。尽管费用高昂,新人要订上婚宴还得提前半年。

一站式互联网婚礼定制服务的平台“找我婚礼”,每年为4000余对成都新人提供婚礼服务。找我婚礼CEO龙宏透露,从经手的案例来看,过去六七年里,在成都办一场普普通通的婚礼,价格在12万~18万元居多。

如何从繁重的婚宴负担中走出来?作为全国婚俗改革实验区的武侯区,在发挥制度管根本管长远的作用上咬紧了“牙关”。据介绍,武侯区被确立为实验区后,赓即成立了以区长为组长的“成都市武侯区全国婚俗改革实验区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并于去年6月初印发了相关实施方案。方案将区纪委监委机关纳入责任单位,进一步规范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操办婚丧嫁娶事宜报告备案制度,对操办事项、邀请范围、报告流程、纪律要求等方面进行明确和细化,并组织专人开展专项监督检查,畅通举报渠道。

在刚性要求之余,柔性引导更是必须。当选择足够丰富多元时,比豪奢、讲排面的婚宴,就不再是婚礼市场的唯一选项。

去年520当天,成都市首批公园式婚姻登记场所正式启用,天府新区红梁湾公园、高新区桂溪生态公园、锦江区合江亭合江公园、金牛区府河摄影公园、成华区二仙桥公园、邛崃市凤求凰公园等6个公园式婚姻登记处与公园、绿道有机融合,一亮相就成为新人“打卡”的首选。

通过举办公园式集体婚礼、集体颁证仪式、金婚银婚纪念仪式等婚俗主题活动,公园式婚姻登记处让“扯证”这件程序化的事留下了更多美好的回忆。

“成都的公园解锁出结婚登记的功能,一方面是希望探索生态价值的转化,另一方面也是想推动市民转一转‘轻登记、重婚宴’的观念。”成都市民政局社会事务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成都尝试邀请了一些社会知名人士、道德模范、金婚夫妻担任颁证师的角色,为新人提供个性化颁证、集体颁证等服务,以满足新人在登记颁证时被见证、被祝福的仪式感。

同时,公园式婚姻登记处还在探索融合婚纱摄影、婚庆服务、餐饮娱乐、动漫文创、潮流时尚、文化旅游、婚恋交友等多维度体验的新业态,未来将一站式满足新人的需求。

例如,在成华区,二仙桥公园婚姻登记处形成了“婚恋+文创”“婚庆+仪式主题餐饮”的多元婚恋婚庆产业,升级了服务体验;在邛崃市,将以凤求凰公园为中心,联动带动大北街、大同街、文君井文化商业特色街区打造,形成婚恋文化深度体验综合服务区。

新苗头

城市兴起“迷你婚宴”

乡村“婚事新办、丧事简办、余事不办”

事实上,一些新的趋势已经冒出了苗头。

龙宏注意到,这两年成都的新人举办婚礼,更加注重体验感和仪式感,民宿、草坪、公园等一些特色场地更受欢迎。新人往往只邀请最亲密的亲人和朋友,简单举行仪式后,就和来宾们一起跳舞、喝酒、唱歌、玩游戏,整场婚礼更像是小型派对。有的新人虽然选择保留婚宴,但也只是六桌、八桌的“迷你婚宴”。

“婚宴市场正在变得更为小型和精品,也更回归到爱情本身。”成都香格里拉酒店市场部相关负责人说,因为疫情防控和由政府推动的移风易俗,成都的婚宴市场有了新的变化。她注意到一个细节,过去豪奢婚宴往往由新人的父母主导,客人也多是父母辈的同事朋友,而现在的精品婚宴则多由新人主导,不为展示排面,只为收到祝福。为了应对这一市场变化,作为五星级酒店的成都香格里拉酒店也走上了亲民路线,她表示,酒店已作出策略调整,目前推出了不到10万元的一价全包套餐,减轻年轻人的经济压力。

在成都广袤的乡村,大操大办的婚宴和“红包炸弹”也受到了村规民约的约束。

“现在,一个月平均一到两次酒碗,轻松了好多。”蒲江县高桥社区村民宋春香回忆了一下,年后还没参加过一次宴请,“以前每个月都要凑份子钱,遭不住。”宋春香所在的高桥社区,为了引导村民移风易俗、破除陈规陋习,在征求全体居民意见、召开议定会等流程后,形成了村规民约:除红白喜事外,禁止举办乔迁、满月、升学、入伍、生日、开业等其他酒席。社区还设置了红白事小组,对红白喜事的酒席规模和规格进行监督。

“红白事、重情谊,勤俭节约不攀比。”在青白江区姚渡镇光明村,“婚事新办、丧事简办、余事不办”的文明新规被写进倡议书和承诺书,编成顺口溜。由村干部和新乡贤组成红白理事志愿队,走进家门向村民们宣传劝说。

“淳朴良好的乡风,是农村精神面貌和文明程度的体现,也是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保障。”成都市文明办相关负责人表示,成都以新时代文明实践工作为抓手,推动移风易俗,坚持传承发展传统婚俗精髓与弘扬倡树时代新风并行,目的是为群众减负,为幸福加码。

新文化

婚俗改革改的不仅是婚礼仪式

而是培育婚姻幸福、家庭和谐的风尚

婚礼只是走进婚姻的开端,转变大操大办的婚宴文化,只是婚俗改革的其中一步。

《成都市武侯区全国婚俗改革实验区试点工作实施方案》提出,要争取通过三年时间,实现婚姻家庭辅导服务区域全覆盖,简约适度婚俗礼仪成为新风尚,文明向上的婚俗文化获得新发展,良好家风家教得到持续传承。

“婚俗改革改的不仅是婚礼仪式,也是一种风气和文化,是要培育一种婚姻幸福、家庭和谐的社会风尚。”武侯区民政局社会事务科负责人说。

武侯区婚姻登记处设有婚姻家庭辅导室,全区71个社区先行选择了4个不同特点的试点社区建设婚姻家庭辅导室。辅导室里整合法院、民政、妇联和街道力量,配置专职婚姻家庭辅导员,开展常态化婚姻家庭辅导服务。例如金花社区为涉农社区,外来务工人员比例大,婚姻家庭辅导员就为居民开展婚前教育、情感辅导、纠纷调解、离婚疏导等服务;玉林北路社区老居民较多,就为老人们讲讲如何与子女相处,涵养家风家教的故事。

“我们在社区举办的沙龙活动,很多居民工作忙还要专门请假来听,因为他们觉得有收获。”该负责人谈到,深入接触婚姻家庭辅导服务后才发现,其实全年龄段的群众都对家庭经营常识和婚姻内的自我成长有着强烈需求,只是有的人忙于工作疏于沟通、有的人性格内敛不善表达,形成了婚姻家庭的隐患。“这恰恰需要专业的、有温度的婚姻家庭辅导服务。”

2021年全年,武侯区全区婚姻家庭辅导室共接待群众670对,离婚辅导134对夫妻中,有80对调解成功。“婚俗文化的培育很难,是需要久久为功的。”该负责人表示,武侯区积累了试点经验后,再扩大覆盖面,未来将实现婚姻家庭辅导服务71个社区全覆盖,即将上线的“天府有囍”微信小程序将为更多群众开展家庭教育、夫妻关系的咨询服务。

“婚俗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的,改变也不能一蹴而就。”对此,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四川省婚姻家庭及妇女理论研究会副会长、西南交通大学教授杨一帆说,随着婚俗改革实验区的设立和建设,相信未来社会环境将会更包容、更具多样性,也将呈现出各美其美的婚姻家庭生活。

记者 钟茜妮